歡迎訪問西咸新區水務集團官方網站! 微信

您所在的位置:  網站首頁 > 新聞中心  > 行業動態

落實“水十條” 專項督導在行動

為認真貫徹《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》(以下簡稱“水十條”)工作要求,推動各地按期完成2017年目標任務,環境保護部近日會同工信、住建、交通、農業、商務等部門組成“水十條”專項督導組,分4個組,對工作任務量大、進展相對滯后的9省(區)進行督促指導,幫助地方一起查找問題、發現短板并推動解決。

記者近日跟隨第一督導組的工業小組赴湖北、湖南有關地市,就各地落實工業集聚區水污染治理、重污染行業專項整治和清潔化改造情況進行專項督導。

“水十條”規定,工業集聚區應在2017年底前建成污水集中處理設施,并安裝自動在線監控裝置,逾期未完成的,一律暫停審批和核準其增加污染物排放的建設項目,并按照有關規定撤銷其園區資格。制定造紙、焦化、氮肥、有色金屬、印染、農副食品加工、原料藥制造、制革、農藥、電鍍等行業專項治理方案,實施清潔化改造。2017年底前,造紙、鋼鐵、氮肥、印染、制藥、制革等六大行業完成或實施相關清潔化改造。

宜昌推進化工產業專項整治和轉型升級

9月14日,督導組第一站來到了湖北省宜昌市,對遠安工業園區、當陽經濟開發區、夷陵經濟開發區3個工業集聚區,以及園區內11家企業進行了抽查,與市、縣政府及相關部門有關負責人進行交流,進一步明確“水十條”有關規定要求。

在督導過程中,記者發現遠安縣工業園區分布較為分散,分為六七個小園區,污水集中收集處理困難;當陽市園區污水處理設施建設進度滯后,園內一些化工企業環境風險隱患突出;部分企業在線監測數據異常。但在發現問題的同時,記者也深切感受到宜昌市委、市政府及各區縣解決工業園區問題的決心和魄力,一場“壯士斷腕”式的化工產業專項整治和轉型升級的戰役在宜昌已經打響。

為堅定不移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“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,共抓大保護,不搞大開發”的重要指示,狠抓中央環保督察反饋問題整改,宜昌市委、市政府近日印發《關于化工產業專項整治及轉型升級的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。針對化工園區散亂等問題,《意見》提出對現有化工園區實行分類整治。將宜都、枝江循環化工園區列為“優化提升區”,猇亭、當陽壩陵、遠安萬里、興山白沙河及劉草坡為“控制發展區”,枝江開元、當陽巖屋廟、遠安荷花及西化、夷陵區鴉鵲嶺等化工產業聚集區列為整治關停區,其他地區一律為禁止發展區。

《意見》明確了從2017年到2020年每年年底前必須完成的目標計劃。據了解,第一批納入計劃的24家企業中,14家已完成主體裝置關停。湖北三新磷酸公司距離長江僅200米,其窖法磷酸生產裝置是屬于高耗能裝置,是猇亭區第一家關停的化工企業;到2020年,宜昌還將關停120多家化工企業。

除依法關停化工企業之外,宜昌還創新“環保+公安”執法模式,提高環境執法能力。8月11日,宜昌市公安局成立了環境保護警察支隊,負責偵辦全市范圍內環境保護領域的犯罪案件,參與環境保護部門集中專項整治行動等。市環保警察支隊組建后,迅速對宜都市湖北瑞鍶科技“8·24”污染環境案進行偵辦,對4名直接責任人采取刑事拘留措施,成為全市以“環保+公安”執法模式辦理的首個涉嫌污染環境的刑事案件。目前,已停產整頓企業65家、查封扣押11家、取締關閉14家,約談280人、問責71人、行政拘留兩人。

針對本次專項督導中發現的問題,宜昌市政府有關負責人表示,將進一步開展全市16個省級以上工業園區污水處理專項整治,督促各地今年底前按規定建成污水集中處理設施。逾期未完成的,除按“水十條”有關規定進行處理外,還將按照責任清單和考核辦法對相關責任人啟動約談、問責;按照“環保+公安”執法模式,結合湖北省有關專項行動,對涉及企業的相關問題徹查到底,嚴格落實整改,與中央環保督察問題整改一并納入清單管理,嚴格督辦和銷號。對發現的環境違法違規問題,堅決依法查處,牢固樹立環境法制權威。

襄陽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嚴重滯后

9月16日上午,記者跟隨督導組來到位于湖北省襄陽市谷城縣的谷城經濟開發區。開發區管委會有關負責人介紹說,早在2015年就建成了園區污水處理廠——聶家灘污水處理廠,近期(2015年)日處理能力4萬立方米,遠期(2020年)8萬立方米,已投入約7000萬元。督導組隨后驅車前往現場,發現這一污水處理廠在附近的一個村莊里,距離園區十幾公里,進場道路坑坑洼洼,只有越野車才能順利通過。到達現場后,發現污水處理廠已經建成,但由于污水管網遲遲沒有鋪成,一直沒有正式運行。處理廠內雜草叢生,各種處理設施“曬太陽”達兩年。

記者隨后查閱了這一污水處理廠的環評資料。環評報告顯示,谷城經濟開發區污水處理設施早在2012年就得到批復,目的就是為了解決園區內企業生活、工業污水直排進入北河的問題。但由于管網建設進度嚴重滯后,造成目前已入駐各企業污水自行處理后直接排入開發區內溝渠、再進入北河匯入漢江的局面。據了解,北河聶家灘斷面水質目標為地表水Ⅱ類。

督導組緊接著來到谷城縣另一家省級開發區——石花經濟開發區。開發區負責人稱,園區集中污水處理設施及配套管網設施已經完成選址工作。督導組到達現場之后,看到施工工地僅有一條約10米長的開挖坑道。據介紹,這是管線坑道,污水處理廠選址地仍是農田和林地,未見施工跡象。地方表示,年底建成的壓力很大,現在園區內工業企業的污水是企業自行處理后直接排入北河。

督導組對谷城縣及兩個開發區負責人重申了“水十條”相關規定,要求兩個園區要加快進度,同時要摸清楚園區現有涉水企業情況及“自行”處理排放情況,嚴格監管,杜絕工業廢水未經處理直接外排現象,要守住北河Ⅱ類水質目標的底線。當地有關負責人表示將抓緊整改落實。

荊州 常德部分園區內企業整改后依舊問題多

9月18日,督導組來到此行的第三站——湖北省荊州市。在荊州沙市區岑河天友達印染有限公司檢查其污水處理設施時發現,這一公司的污水處理設施工藝混亂、設備陳舊,現場環境雜亂不堪。污水處理設施未進行專業化設計,跑冒滴漏現象嚴重;污水處理現場地面被黑泥覆蓋,渠道露天,氣味刺鼻,處理池封閉性差,污水正通過池子慢慢往外滲水。

記者來到生產車間內,看見車間內隨處可見廢棄的顏料桶等,生產區域地面用來收集輸送廢水的管道鋪設不清,沒有完全起到作用,臟臭廢水遍布車間。

記者了解到,天友達印染有限公司在2009年曾因偷排污水多次被周圍居民舉報,并與環保部門玩“躲貓貓”,每到周末就偷偷排放廢水,對附近居民的生活造成了一定影響。8年過去,這一企業的污水排放情況并未得到有效改善。

9月19日,督導組來到第四站湖南省常德市。在常德市安鄉縣晉煤金牛化工有限公司檢查時,天降大雨,督導組順勢查看了這一公司的雨水排放情況。按照要求,化工企業初期雨水必須匯入污水處理池進行處理。

督導組在對雨水排水系統進行檢查時,發現初期雨水并未按要求匯入污水處理設施處理,閥門處于關閉狀態。雨水收集系統上方地面上有很明顯的藍線痕跡,考慮到化工產業的用料,藍線痕跡很有可能是工業催化劑,企業負責人對此并沒有否認。這意味著工業催化劑很有可能混在雨水中直接排入河流。

安鄉晉煤金牛化工有限公司主要從事氨(液化的,含氨>50%)、二氧化碳(液化的)的生產、銷售工作。2015年,這一化工企業也曾被常德市環保局查出過外排廢水中氨氮濃度為46.2mg/L,超過《合成氨工業水污染物排放標準》(GB13458-2013)限值0.155倍的問題。

此外,今年8月,周圍居民也就金牛化工噪聲大、粉塵重和氣味濃的問題向安鄉縣環保局進行過投訴。此次督導組在金牛化工檢查時由于是雨天,粉塵、噪聲和氣味問題沒有凸顯。對于外排廢水在線監測數據,企業以第三方運營為由,沒有將臺賬交由督導組查看。

懷化園區污水處理廠普遍難以正常運行

9月20日,記者跟隨督導組來到第五站——湖南省懷化市進行工業園區督導工作。

記者與督導組在懷化市辰溪縣工業園集中區檢查時發現,園區污水處理設施建設進度滯后,現場只是鋪設了部分施工道路,年內完成難度較大。園區負責人表示,這一污水處理廠設計規模日處理能力5000噸,總投資3654萬元,但由于園區內涉水企業較少,污水量遠達不到預計處理能力,建成后極有可能因廢水量少而無法正常運行。督導組隨行污水處理專家建議這一污水處理廠采取模塊化設計施工,確保在水量較少情況下能夠正常運行。

芷江侗族自治縣工業集中區總規劃面積5.5平方公里,已獲批復的省級工業集中區建設規劃中顯示為1.87平方公里。由于工業集中區下游就是飲用水水源地,懷化市政府要求這一園區不得引進涉水項目。目前園區內僅入駐4家企業,均不涉水。園區打算根據入駐企業實際情況,分兩期建成污水處理廠,一期形成100噸/日的污水處理能力,并且主要以生活污水為主,預計10月底前完成建設,年底前完成調試驗收,安裝在線監控并投入運營。但目前此廠仍處于土地平整階段。

懷化市位于湖南省西部偏南,地處湘中丘陵向云貴高原的過渡地帶,生態環境優良。全市森林覆蓋率達到68.7%,是全國九大生態良好區域之一。記者在芷江侗族自治縣污水處理廠施工工地上看見,有幾只白鷺翩翩飛過。園區相關負責人也表示,湘西一帶生態良好,山區眾多,交通不便,工業園區建成之后招商引資困難,吸引不到具有競爭力的大企業入駐,工業污水處理廠很難建,即便建成也運轉乏力。

記者感到十分困惑,既然知道難以引進企業,為何當初還要建設工業園區?經過一番了解,記者發現這在湖南中西部地區是普遍現象。督導過程中,多位同志都提到了湖南省出臺的有關“一縣一園”的政策文件,他們理解按照文件要求,每個縣都必須要建設一個工業園區。

記者多處詢問打聽,了解到湖南省2011年發布的《關于加快產業園區體系建設的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中確實有關于“一縣一園區”的表述。《意見》要求,根據產業聚集和城鎮發展的需要,按照國家關于開發區“中心城市兩園區”、“一縣一園區”的布局原則,區域中心城市和縣城城市園區設立已達到國家標準的,不得再新設工業集中區。對不符合開發區布局原則的工業集中區,可以參照省政府關于開發區調區擴區的相關規定,整合資源,納入所在地開發區規劃修編,按程序報批。

據記者了解,“一縣一園區”其實并不是按地方理解的每個縣必須要建一個園區,而是每個縣最多建一個園區,有超過數量的就要整合資源,合并為一個園區。

懷化市辰溪縣和芷江縣所要面對的困境在湖南并不是個例。記者隨后在邵陽、永州等地采訪時也發現了同樣的問題。工業園區的發展必須充分考慮當地區域特點、生態環境狀況,切不可為完成任務、為建而建。目前像辰溪、芷江這樣的工業園區污水集中處理設施所面臨的尷尬境地,恐怕還得當地政府從園區何去何從的根子上來解決。

懷化 邵陽眾多工業企業與沅江“零距離”接觸

9月21日,記者跟隨督導組繼續在湖南省懷化市、邵陽市進行督導工作。

沅江是長江流域洞庭湖支流,流經貴州、湖南兩省。唐代詩人劉禹錫在《游桃源一百韻》詩中曾有“沅江清悠悠,連山郁岑寂”的感嘆,可見沅江之美。

懷化市洪江工業集中區緊鄰沅江,園區規劃面積7.79km2,主要入駐企業為基礎化工、精細化工和新材料,涉水企業17家。洪江污水處理廠就建在沅江邊上,與江面僅一條護欄之隔。

今年6月的沅江洪水中,園區污水處理廠被淹,廠區多處進水,造成污水處理設施無法正常運轉。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解釋道,這是20年一遇洪水。這不禁讓人深感擔憂,僅僅20年一遇的洪水,便能出現污水處理廠癱瘓、設備故障無法使用的情況,如果更大的洪水來臨,沅江流域水質該如何保障?并且,園區污水處理廠在線監測設備更新后,一個月內都未能調試完成。

記者了解到,湖南炯誠新材料有限公司就位于洪江工業園區內,以廢ABS、鋰電池廢料、工業級硫酸錳、電子拆解廢料等為原料生產高純材料,主營高純硫酸錳等有色金屬新材料的研發、生產和銷售,是一家涉及重金屬的企業。這一涉重企業廠區跑冒滴漏現象嚴重,污水處理設施及酸液等儲罐周圍都未建設圍堰,其生產污水直接排入洪江污水處理廠進行處理。

隨后,記者又跟隨督導組隨機抽查了湖南省懷化市久日新材料有限公司。這家公司是一家生產固化劑的化工企業,廠區與沅江僅一路之隔,6月時大水曾漫至江堤上的警戒線處。企業污水處理項目目前未完成環保“三同時”驗收,廢水仍在處理調試狀態,且調試不理想(污泥沉降比SV30 3-7mL/L),可能會對周圍水體環境和園區污水處理廠累積較大風險。

督導組向當地政府以及污水處理廠負責人說明,園區污水處理廠以及一些化工企業“零距離”分布于沅江兩側,存在較大環境風險,當前一定要認真梳理、排除隱患、確保安全。同時,要將優化布局、轉型升級提上日程。沅江兩側一定范圍內的工業企業要逐步退出,建設生態隔離帶,這樣即便出現緊急情況,也還有一定緩沖余地。另外,督導組要求污水處理廠應進一步提高運營管理水平,提升處理工藝,以更高的標準要求出水水質,從而降低環境風險。

督導組在另一個園區——懷化高新工業園檢查時也發現,園區內天源污水處理廠距沅江僅幾百米,污水處理過后便直接排入沅江。督導組向園區管理機構有關負責人建議,可以利用廠區與河流之間有一處雜草叢生的空地,建設人工濕地凈化工程,讓污水處理廠處理后的尾水經過濕地后再排入沅江。這樣既可以進一步凈化水質,又可以發揮生態隔離帶的緩沖作用,形成一處生態景觀,從而把對沅江的影響降到最低。


牛牛压庄百战百胜口诀 福建时时推测 开元棋牌赢钱技巧 11选5走势图安徽时时网站 体彩扑克3开奖 秒速时时开奖记录 福建十一选五和值走势图 百度 双色球讲顺序吗 pk10冠亚和玩法 vr赛车设备 35选七开奖结果辽宁 竞彩足球赛果开奖查询 手机游戏推荐 内蒙古时时走势带线 下载湖北省地税app 河北时时2017 极速快三开奖查询